群邪清平

靳东
石田彰
赤羽信之介

他赢回了你,我便夺了他的江山

琉璃心·金步摇:

       荷兰,一个风车和郁金香的国度,同样负有盛名的,还有他们的足球。一代一代天才,用流畅的节奏和华丽的进攻向世人展示着飞翔的荷兰人无与伦比的才华。正是这样一支拥有无数拥趸的球队,却有着一个悲情的外号“无冕之王”。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足球的世界里,人们从来不会记住第二名,只有最后的冠军才会铭记史册。可想而知对于骄傲的荷兰人来说,“无冕之王”是怎样锥心刺骨的伤痛。


克鲁伊夫、三剑客、范尼、西多夫、戴维斯,英雄辈出却从未走到最后,混乱的更衣室,永远撇不清的种族歧视和内讧,成为橙衣军团的代名词。


2010年的南非,曾经,他们离大力神杯那么近,近的几乎伸手就能够得到,可惜他们遇上了巅峰时期的西班牙,小白113分钟的绝杀,让荷兰人又一次成为了背景。


尽管最后荷兰人极具风度的列队鼓掌,恭迎斗牛士们登顶,但你可曾感受到他们内心刻骨的仇恨?


四年后的巴西就如同还债之旅,上届世界杯的冠亚军同在一组,多少跟我一样既不是西班牙球迷也不是荷兰粉丝的人凌晨爬起来,就为目睹这一盛宴。


阿隆索的点球来的太早,西班牙人的开怀也来的太早。迭戈科斯塔的面相一看就是个怂人,脑子烧坏的博斯克把托雷斯、比利亚、法布雷加斯等如花美颜死死的摁在替补席上。


1:0的比分并没有刺激到荷兰人的神经,他们甚至都不屑和裁判去争论这个本就不应该的点球。他们要的是偿还四年前的血债,攻击手们早已列队亮出了马刀。


布林德的左路斜传如手术刀般精准的撕裂了西班牙人的防线,范佩西用他的神来之笔吹响了荷兰人进攻的号角。从这一刻开始,这已经不是一场普通的球赛了,老梁说的一点没错,罗本刻意戏耍卡西利亚斯和拉莫斯的进球,已经升华到复仇的境界。


我要感谢博克斯,他没有让小法上场,所以小法不必直面那一刻的残忍:罗宾范佩西从圣卡西脚下断球,就当着杰拉德皮克的面,从容的把皮球送进球网。


这鲜血淋漓的一刀,分明就是捅给皮克的。


七年的生死相依并肩作战,终究抵不过拉玛西亚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年小法宁愿自掏腰包、拼死也要回到巴萨和皮克团聚,罗宾侠也从此断了和兵工厂的缘分。


你都不在了,我还守着海布里干嘛?因为有你,我才可以忍受一年一年与冠军奖杯的擦肩而过,只为与你相伴。你走了,带走了我的感情,我只能去追逐我仅有的梦想了。


范大将军转会曼联后获得的冠军,瞎子都看出来他是多么的珍惜。那块奖牌始终舍不得摘下,出去欢庆都死死的咬在嘴里。


曾经和小法的相守,让他几乎忘记了对冠军的渴求。可就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在皮克和法布雷加斯惊天动地的旷世虐恋中却卑微到不值一提。


毕生都不会忘记诺坎普的夜晚,范佩西在替补席上,眼睁睁的看着小法拖着一条伤腿,一步步瘸着走向皮克,像个累极的孩子,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双臂紧紧的揽着他的腰再不放手。那个拥有世上最动人的天蓝色眼睛的皮克,无比珍惜的抱着小法的头,在他耳边温柔的诉说只有他俩才听得懂的话语。


他终于把你带回了巴塞罗那,那么我只能夺了他的江山了。屠刀上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草地上,也一滴一滴的滴在小法的心里。与结局无关,他终究还是要去流浪,终究还是要离开挚爱。三个人,三个地方,继续纠结下去。


圣卡西在大雨中两眼迷茫,他只能看到斗牛士轰然倒下的躯体,心口鲜血汹涌,上面盛开着一朵娇艳无比的橙色郁金香。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一仗,已经把荷兰人四年来卧薪尝胆的锐气消耗殆尽,也注定,他们还要把“无冕之王”的悲情道路继续下去!

评论
热度 ( 24 )
  1. 歆儿。不忘初心。琉璃心·金步摇 转载了此文字
  2. 群邪清平琉璃心·金步摇 转载了此文字

© 群邪清平 | Powered by LOFTER